办事指南

韩通过参观少年犯被审判过程教化少年犯

点击量:   时间:2019-03-15 06:13:06

  5月23日上午,在首尔南部地方法院404号法庭内传出了中年女性的呜咽声她颤抖着瘦削的肩膀,好不容易才说出了希望从轻惩罚自己儿子的话她说“都是我的责任,是我没教育好他我会更好地去保护他,行不行啊”   身穿浅绿色囚衣坐在被告席的儿子韩某(16岁)强忍着泪水,过了一会儿,他终于开口了,说“法官先生,我错了”韩某涉嫌与同龄朋友多次盗窃手机而于今年1月被拘留起诉,当天进行的是宣判前的终审在法庭一侧,有学生在认真聆听母子两人的讲话,他们是和韩某一样受到审判,从今年开始接受保护观察的少年犯李某(15岁)和金某(16岁)这是首尔南部保护观察所与南部地方法院对受到保护处分和被收监的少年犯实施的首次通过让其参观少年犯审判来达到教化目的的活动,旨在通过让少年犯观看其他少年犯接受审判的过程,使其对自己犯下的错误进行反省审判开始30多分钟后,听到站在法庭上的韩某等6名少年犯的最后陈述,妈妈们的哭泣声此起彼伏,而在一旁观看整个过程的李某和金某一直都低着头   其中的金某对404号法庭并不陌生,他曾在5个月前在同一法庭作为好友元某(16岁)案件的证人出庭作证金某因涉嫌在2012年10月和元某一起将A某(15岁)埋在小山上对其施暴而被拘留起诉,受到审判金某由于是初犯,被不拘留移送到了首尔家庭法院,今年3月被判进行保护观察2年犯罪的元某之所以实施犯罪,是为了报复对自己女朋友进行性骚扰的人当时,他们将A某引到了位于首尔开花山的墓地,元某主要负责殴打A某,金某则负责用偷来的铁锹挖地然后,他们将A某埋到了坑中,只露出头看着当天被公审的金某哭红了眼眶,他也想起了自己茶饭不思的母亲,他说“妈妈在法庭上哭得甚至晕了过去为了让我上好学校,她特意把家搬到了木洞那边的好学区,我对不起她”   负责当天审判工作的徐亨周法官表示“对于处在人格形成过渡期的少年犯而言,单纯的处罚具有一定局限性,重要的是让他们自我反省并意识到犯罪的危险性”,“类似今天的参观经验会对他们有所帮助”曾担任过少年案件审判长的朱埰光法官强调“少年犯因为不适应社会以及家庭破裂等原因,很多人在成年以后会继续犯罪”,“为了不让他们与同龄人再次犯罪,家庭、学校、社会要齐心协力,对‘危机少年’进行管理保护”   据法务研修院的《2011年度犯罪白皮书》显示,10岁以上未满19岁的少年犯共有8万3068人,占全部犯罪人员的4.4%少年犯的再犯率高达4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