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事指南

韩国外交以外交冷战思考未能灵活处理事情 最终陷入危机 ...

点击量:   时间:2019-03-02 12:07:02

  “是越过矛盾打开合作时代,还是坐视‘地政学的诅咒’重回,这是我们应该做出的选择”(韩外交部部长尹炳世,6月外交部-东亚研究院主办国际会议)   “亚洲跟19世纪的欧洲很相似现在是无法排除军事冲突的局面”(前美国国务卿基辛格在今年2月慕尼黑安全会议上)   这句话表示出了对以韩半岛和中国等地区为中心正在动摇的东北亚局势的危机感但国内外专家分析认为,现在韩国外交的危机并不单纯是因为地政学要素,而是由于未能理解流动性较大的环境而“制造出的危机”   笔者向专家询问现在韩国外交是不是面临危机,让他们在1分(完全没有危机)~10分(绝对危机)之间回答,结果是30个人回答分数的平均值为4.9分这个回答显示,危机虽然是危机,但并不严重然而,韩国和海外的专家的看法不同30位专家中,国内专家(21名)的危机指数平均为5.4分而相反,美国(3名)和中国(3名)专家的评分则为1~3分这似乎是由于现在韩美关系和韩中关系现在发展得还顺利评分为1分的伍德罗·威尔逊(Woodrow Wilson)中心亚洲事务局长罗伯特·海瑟威(音)表示“韩国政府的确面临着挑战和不确定性,但与其他强国相比时则不到这个程度”问题是三名日本专家的回答一人评了5分,另外两人评了6分,比整体平均分要高这是认为韩国外交正面临危机,反映了韩日关系的现况   很多专家认为,韩国外交面临的最大威胁是美中关系的冲突30人一致回答称“美中关系恶化会对韩国产生负面影响”(平均2.9分),“美中关系改善会对韩国产生正面影响”(平均7.7分)只是威胁立即变成现实的可能性为4.5分,稍微低一些很多观点认为,美中关系是既矛盾又协助的合作性竞争关系,不能将其与过去冷战时代的美苏关系等同视之   美国曼斯菲尔德基金会(Mansfield Foundation)事务总长弗兰克·詹努兹(Frank Jannuzi)表示“希望不要将韩日关系或中日关系等东北亚政局视为零和博弈,而是彼此双赢的关系”,“美中关系正处于竞争时代,但彼此相互依存度较高,因此正为改善关系而打开正式和非正式的对话通道”   特别是大部分专家指出,现在的危机状况是由于未能脱离冷战思维,做出错误判断导致的   梨花女大国际学部教授朴仁辉表示“出现现在的危机与旧韩末时期相似的说法是由于朝核问题长期化、日本的正常国家化和中国的复兴等变化正在发生,暴露出了夹在美中日之间的结构局限”朴教授强调称“迄今为止,韩国一直是在强国制定好的框架中被动地随波逐流,现在他们开始要求韩国推出对策和提出方向”,“韩国迎来五百年历史上首次主导对东北亚和世界政局带来影响的决定”也就是说,这不是被牵着走的危机,而是未能主导而产生的危机   东国大学朝鲜学系高有焕教授表示“韩国外交面临难关是因为思考依然停留在冷战结构上”,“未能正式开展符合后冷战时代的实利外交战略,被过去扯了后腿”东亚研究院(EAI)院长李淑钟指出“没有必要夸张危机”,“只是我们政府在与之前不同的复杂而复合性的国际环境中进行战略性判断似乎带有不熟悉而比较困难的层面”     还有人指出,外交被安保扯住后腿而未能灵活地进行思考成均馆大学成均中国研究所长李熙玉指出“如果看现在政府的外交政策,相对的安安保逻辑在支配着外交,在制定国家战略时,外交层面和安保层面尚未形成体系”高有焕教授指出“现在在外交和对朝政策上,看不到外交部和统一部,只看到青瓦台两个部门只是一味地看青瓦台的眼色行进行消极应对”   曾在李明博政府担任青瓦台对外战略企划官的成均馆大学教授金泰孝表示“我国的外交中心战略是,以共有价值和体制的韩美同盟为主轴来应对朝鲜威胁并与周边国家维持适当的战略关系”,“在韩国战争以后,该战略并未发生变化,但对此的确信和理解下降,再加上陷入国内政治争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