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事指南

澳大利亚联邦反对党领袖专栏

点击量:   时间:2019-03-16 04:01:04

公立教育日 我以为在上次联邦大选后,我们已经赢得了对于教育重要性的争论我以为至少我们可以把关于学校未来经费的辩论搁置一旁我以为联邦政府已经听到大家的声音,也就是,学校经费不应该成为政治皮球,学校经费应该是施政的优先考量 但现在澳大利亚却有一个非常明确的选择而这个选择非常的简单: – 你希望幼童的学前教育得到足够的经费吗 – 你希望我们的学校得到足够的经费吗 – 你希望大学得到足够的经费吗 – 你希望技职学校得到足够的经费吗 还是另一个选项-削减学校的经费 – 你在未来十年削减220亿澳元的学校经费 – 你削减大学的经费 – 你增加进大学念书的学费,并要求学生提早偿还他们念大学的HECS学贷 – 当然,还有对技职训练的经费削减 所以这些是相当清楚的抉择然而更明白不过的是,这不仅是为学校经费而战,这是为未来而战 今天我想要告诉你,我们应该拒绝伪装的公平-伪公平永远无法取代真正的公平这是一个你是否公平的测试,你是决定提供学校经费还是在未来十年削减220亿澳元的经费 当我提及数字,这个几乎令人流泪的数字时,人们问说:「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在现任政府,这个伪装公平的伪总理以及他的伪教育政策下,澳大利亚的每所学校平均将失去240万澳元的经费这意味着,我们的学校将失去2万2千名教师及辅导人员这同时也意味着,澳大利亚将会处于落后状态   当我想到学校经费时,我一方面想到每个孩子,无论他们的出身及父母的条件,都值得接受最好的教育但我也同时想到,澳大利亚人民值得拥有最好的教育系统针对教育经费的辩论不应该只着重在金钱上这是一个关于国家未来走向的辩论这其实是一个关于我们对教育价值何在的探讨与辩论     我们正生活在史无前例的历史时间点上我们幸逢其世,身处在中国、印度及东南亚崛起的区域中我们从未生存在这样的时刻过-而且没有其他任何国家是把教育视作凭空而来的政府给豪商巨富们减税,给大企业们减税,花更多钱来提供负扣税优惠,但我们不认为与这些相比,教育是比较不重要的   我们必须赢得这场关于学校经费的论辩,因为这是我们传达给我们的孩子,一个关于他们教育的价值、他们的未来的讯息我不想见到澳大利亚处于落后的状态我想要澳大利亚拥有最好的教育系统当我们决定不提供学校充足的经费时,我们给孩子们的讯息是,大人和领导们并不重视教育而传递这样的讯息是不对的   这场对于学校的辩论其实是关乎政策优先性的是关乎工党与自由国家联盟党的施政重点这是一个与国家息息相关的政策优先性问题我认为提供学校充足经费而不是给大企业减税才是正确且合适的选择   谭宝先生说他已经找到了以教育需求为基准的经费-但问题是他并不懂这是什么意思这个政府认为,只要他们一直重覆使用「公平」这个字,再加上「以需求为基准」等字眼,那就应该足够了   这是一个关于这个国家的教育价值的辩论我相信 –   我们应该对我们的学校充满抱负 –   我们应该对我们的老师充满抱负 –   我们应该对我们的经费充满抱负 –   我们应该对我们的孩子充满抱负   我们需要为自己创造好运,而不只是依赖我们过去一贯所为的,依赖我们地下所蕴藏的资源我们现在需要的是一场如何将教育、老师、父母及孩童置于施政重点的辩论   我们可以赢得这个论点的如果这个自认为很公平的政府想要在教育上宣战,那就来吧!因为我们知道教育不只是一个标语口号,我们相信教育将是使这个国家成为一个幸运国度的关键因素 联邦反对党领袖       比尔•肖顿 议员                      Hon. Bill Shorten MP 电话:(02) 6277 4022 地址:PO BOX 6022, Parliament House, Canberra ACT 2600 电邮:[email protected] 网站: